夜非白_夜阑未央

夜非白_夜阑未央

 
   

[all叶]人与非人

虽然夜间跑步是原定训练项目之一,但这对话让叶修有种自己是朵被包养的娇花的错觉。

娇花……

叶修悚然。

略僵硬地躺上床。


月亮跳上枝头的时候,王杰希睁开了眼睛。

他借着月光看了看表,翻身下了床。落地悄然无声。

他走向他的下铺,叶修安然睡在那里。第一天王杰希来得最早,毫不客气地替自己和叶修占了最好的上下铺。

王杰希蹲下。目光流连于叶修稍长的刘海、眼下的淡青,还有手臂上隐隐又渗出血色的绷带,瞳孔微缩又叹了口气。

叶修被惊扰到一样鼻子动了动。王杰希连忙噤声。

幸好事先包扎时给他加了点药,不然估计直接就惊醒了。

就算如此,也只有在一些绝对熟悉(魔术师自诩)的人面前,叶修也许才能真正地、好好睡个觉。

如果不是有人极力劝说他来训练新生,把他放到他们这些人眼皮子底下,他估计还不懂得照顾自己,都这么大岁数了……

这样想着,王杰希垂下眼,开始为叶修重新处理伤口。


没多久,一个人影出现在王杰希身后。他看着王杰希的手法由行云流水而止,朝他不置一词,一起默默地看着叶修苍白的肤色。

王杰希似无所觉,最后看了叶修一眼后,转身离开。

什么时候,你才能爱惜你自己呢……叶修。不要再一身伤地回来了。

不要再让我,我们担忧了。


韩文清看着叶修的脸,月光映着,美好不似凡间物。

他却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叶修他所追随的东西,太远大了。

韩文清与他交谈,明明人就在面前,却好像只是在和一层皮囊交谈,从来没有明白他的内心一样,整个人飘飘忽忽的,给人以永远抓不住、抓不牢的感觉。

叶修待人似乎永远都是漫不经心地,看一个人仿佛在看一件物品------当然,绝无藐视的意味。只是他对于来自他人的担忧或别的什么情感,仿佛就是拂过一阵风,给予的人茫茫然找不到欲望的对象,而他也好像没在心中留下任何痕迹。

一丝都没有。


霸图队长乱七八糟地想,思维发散到不知哪里,不由得又想起那一次嘉世……

韩文清心里蓦地一震。

他第一次看到叶修眼里映出不一样的颜色,却是那个人自己的血色。那大片大片的红如此妖艳,染红了他,与他的眼睛。

漫天的血雾……萦绕在森森白骨……

韩文清闭了闭眼,起身离开。


只留满室清辉,落在床上那人清雅的眉眼,照不进人的心里。


看不透人间情。



Tbc.
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34)